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无氧运动

热点推荐

最新推荐

小鳌太之行:心若坚持,谁能将我搁置?

编辑:健身运动网时间:2019-08-29 10:02:05阅读次数:

摘要: 你和我,或许就像安坐在时光洪流中的一叶扁舟,轻帆舒卷,遥望孤城暮色,寒烟袅袅,却只留残照映愁眼。大概是因为这样的漂流太久,所以喜欢上了一座座远山的安宁,爱上了那种行走云端的感觉。时常想着,是不是定要翻 ...

你和我,或许就像安坐在时光洪流中的一叶扁舟,轻帆舒卷,遥望孤城暮色,寒烟袅袅,却只留残照映愁眼。大概是因为这样的漂流太久,所以喜欢上了一座座远山的安宁,爱上了那种行走云端的感觉。时常想着,是不是定要翻过心中的每一座山,才会迎来相聚的缘。
喜欢登山并非没有缘由,而是偏爱这种用双脚感受大地、用双眼感触世界的方式。只有走在路上的时候,一个人的孤独才显得特别有姿态。不必用假装的幸福去掩藏忧伤,也不必用昨日的快乐去填补今朝的断肠,更不必在意谁与谁擦肩而过、谁与谁形同陌路。
曾无数次听人描绘“天堂就在隔壁”的鳌山和太白山,于是暗暗将期待的种子埋入横亘东西、绵延千里的秦岭,待到这一年的盛夏,终于发芽……
关于路线的改变
很多时候总是会想:心若坚持,谁能将我搁置?
但结局总是难以预料,因为再勇敢的坚持,也敌不过眼前的故事。就好像,一场繁华的烟火,却照不亮一颗流浪的心。
于是,在某种因素的影响下,原计划五天半的“鳌太”穿越,最终却变成了三天半的“小鳌太”路线。虽然说起来难免遗憾,可终归相信,有些事情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,何必强求,塞翁失马又焉知非福。
所以欣然地安慰自己:山就在那里,何不给下一次的重逢留个借口。
登山之前的准备
今年单位的高温假实在让人纠结,比往年晚了整整一周,惯性思维的我一早定了火车票,幸好以调整工作时间为重点,申请提前一周休假得到了审批,皆大欢喜。
对于重装登山,总是担心会不会让自己的身高越来越矮,毕竟每次都有三四十斤的重量。当然,这次也不例外。在家匆匆打包一称,勉强三十斤,想必加上在太白县买的十个馍、两个气罐、四瓶水以及饼、苹果等,应该会有近四十斤吧。或许这对于很多户外达人来说不过九牛一毛,但对于我来说已临近可承受范围的边界,弱驴真是伤不起!
7月27日,在T55上从北京一路睡到宝鸡,同行的大哥总是一惊一乍,比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后被放出来的孙悟空还要兴奋。此刻不禁感慨,要是爬山的时候他也有这种精神头该多好!
7月28日,到了宝鸡吃过早餐便直奔太白县,算一算四个人坐大巴的票价跟打车不相上下,于是直接选择了出租车。由于没有提前预定,大哥神往的太白宾馆终究是没有住上,只好选择了旁边的小旅馆入住。相互询问之后发现,大家的东西都未准备齐全,因此下午成了大采购的时间,从超市到菜市场,再冒雨到户外店,最后到交警大队斜对面的小饭馆来一碗羊肉泡馍,万事俱备。
回到住处,站到宾馆门口的体重秤上一看,明知数字不准,可依然心情大好。我一度怀疑,这应该是自己接下来几天登山状态极佳的一大缘由。
临时寻找新向导
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得知,原本在火车上还有联系的“孙导”,在最后关头失去联系了,电话从无人接听一直到关机,大哥急得焦头烂额。幸好之前我在看攻略的时候存入手机十几位鳌太向导的联系方式,但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先给塘口有名的程秀才打了电话,请他帮忙推荐一位靠谱的向导。程秀才做事果然稳妥,片刻之后就回了电话,说明天一早去他家等向导就可以了,后来才知道给我们介绍的是鳌太有名的“烟王”郭导,一个每天爬山至少抽两三包烟的人。
这位郭导极其靠谱,也极其负责,鼎力推荐去鳌太需要向导的朋友找他带路。郭导不仅对路线极其熟悉,而且帮忙生篝火、扎帐篷、找水源、采蘑菇、摘松塔,还告诉大家哪里有信号,同时讲解植物、动物和山川河流的名字,甚至有谁背不动的东西或者想扔掉的东西他都全全负责。他说,自己也不记得这辈子走过多少次鳌太了,只知道这是今年的第十一次。
D1:第一天的虚假实力
7月29日,一早到达塘口的程秀才家,已有一队上海来的驴友在这里吃早餐,问及是否来自8264,其中一人称8264都是他们孙子辈的,闻言无语,牛气冲天的人无与之法攀谈。
等到程秀才开着拖拉机将他们先送至登山扣回来之后,我们四人才慢慢整理行装准备出发。程秀才家的拖拉机很拉风,靠在两块挡在两侧大木板上还算舒服,一路欣赏大片的紫甘蓝、圆白菜等蔬菜,好一番宁静祥和的田园景色。
大约9:30到达登山口,自然是先合影留念,随后不断回望山下的太白县渐行渐远。第一天的路线是“塘口村→火烧坡→2900营地”,从海拔1600m到2900m,一路上升。林间小路有些湿滑,时而穿梭于溪流之间,让我想起了从西大登顶海坨的销魂坡。一路上,郭导收集一大袋子红杨脱开的树皮,说是怕这几天下雨以备取火之用,真是防患于未然。
在登山之前郭导便预言,大约一个多小时我就会赶上那六人的上海队,果不其然,很快就见了踪影。也正因此,郭导竟觉得我们是最近他带队里最快的,殊不知这是虚假的实力。
12:00左右达到蓝牌通告处开始午餐,半个多小时后才继续前行,郭导看着我们速度十分有信心,走走停停,很是休闲。一个多小时之后到了有名的火烧坡,郭导说要是秋天这里的颜色十分斑斓。不过现在也很美,满坡的黄色野葱花,那景致就像开满小五台的金莲花。美景留人,在这里一歇就是一个小时,顺便听郭导讲各种各样的故事。
从火烧坡进入树林,又采蘑菇,又识老龙皮,悠悠闲闲地在16:00多就到了2900营地。扎营、做饭、篝火,坐看云卷云舒,闲赏星光月影,好像释放了尘封千年的禁锢,这一夜无眠。
D2:两个队友状态不佳
其实前一日之所以不在盆景园扎营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就是不想和六人的上海队混在一起,正好他们去盆景园扎营了。
第二天的路线是“2900营地→盆景园→导航架→鳌山大梁→药王洞→荞麦梁→水窝子营地”,队友的体力从这一天的路线开始慢慢暴露出来。其中两个队友竟然是从来没有扎营过的,就连搭帐篷都是在大家的帮忙下完成的,自然早晨拔营的速度也格外慢。大约8:30多才出发,一个多小时之后到达盆景园,听说有水源、有信号,几个人拿着手机就没了踪影,等回来之时竟悲催的快11:00了,足足休整了一个小时。
经过盆景园便正式上了山梁,异常开阔,途中偶遇采药村民,短暂攀谈。郭导指着远方说那边就是导航架,还见六个人影,郭导猜测肯定是那个上海队找不到方向了。也正是从上了山梁开始,其实就有断断续续的石海了,我们四人中的两人也越走越慢,和郭导走在前面一直见他停下来等就不停的抽烟,每次都能抽上三五根,不愧是鳌太路上有名的烟王。
到达导航架之前,大哥一直远远落后,走几步回头便没了踪影。到了导航架之后,大哥开始折腾,要仍这扔那,在我们的劝阻下,他只扔了挂面和纸巾,挂面被向导捡了,纸巾被我捡了,并且威胁他要用的时候不准跟我们要。休息之余,在这里看一对情侣拍婚纱照,当然,只有姑娘穿着婚纱,小伙子不停地拍,如此浪漫的两人令人羡慕。倘若有一日,也能在这样原始而绝美的风景中留下纪念,就不枉此生了。
在导航架休息的时候,郭导指着前面鳌山大梁的六个人说,他们定然是找不到方向在这里等我们了,否则早该没影了。果不其然,见我们走他们也前后跟随着并不停问着,本来郭导想带我们远离他们走,可后来还是带着他们一起走向药王洞和荞麦梁了。
在上荞麦梁之前,一马平川,异常开阔,蓝天白云之下让人心情大好。可却怎么也没想到,一个荞麦梁让大哥和另外一个队友走到了天黑。我和拉迪上了荞麦梁之后,一直等到日落西山,等到云海铺开至身边,等风声瑟瑟,等到心急如焚……所以,即使再美的日落和云海,都看得没有了心情。
下到水窝子营地时,那六人上海队已经扎营做饭,郭导带着我们四人继续往下走,因为下面才是真正的水窝子营地,水源好且背风。由于两个队友体力和状态都不佳,在向导的建议下,决定翌日改走牛背梁和顶棚梁的路线。大家为了团结一致,决定一起下撤,毕竟安全第一,山永远在那里,什么时候再来都可以。这一夜,匆忙煮了面,填饱肚子之后就睡下了。
D3:不慌不忙欣赏风景
鉴于这一日开始下撤走小鳌太路线,大家就更不急了。早晨拔营之时已然9:30多快10:00的样子,从乱石中斜切至牛背梁的途中,水窝子营地的垭口开始大雾弥漫,只见六人上海队一直在垭口和飞机梁附近转悠,郭导猜测他们可能又不知道如何走了,想必他们那么晚才出发肯定是想等我们一起走,以为我们说下撤是为了谎言甩开他们,其实我们真心是说的实话。
上了牛背梁之后,回望荞麦梁已经被大雾笼罩了,而遥望东边的梁一、梁二乃至2800营地,以及九层石海、拔仙台等也就淹没在了云海之中,近山远山层层叠叠,恐怕再高超的手笔都画不出这般有层次的美景,再高档的颜料也调配不出这样深深浅浅的色泽。甚至我们开始觉得,这一日的美景应该远远好于走在云雾之中,也算有失有得吧。
上了顶棚梁之后是大片的松林,抬头是蓝天白云悠然飘浮,低头是黄花绿草相映成趣,总让人有种想以地为席、以天为被的睡意。下山路其实很好走,据说如果早晨7:00左右拔营,晚上7:00左右就能顺利下山了。不过我们拔营太晚,也便不赶路了,尤其是下山也不是大哥的强项,就连本来速度不慢的拉迪也不喜欢下山。于是不到17:00的时候,就找好了有水源的营地。
扎营完毕之后,郭导开始寻觅树枝篝火,其他人生火做饭,油炸馍、煎腊肠、蔬菜汤、芝麻糊、白米粥、煮面条,吃得形形色色。我早早地钻进帐篷,其他人还在外面继续煮茶、咖啡、聊天、看星星,直至夜半开始打雷下雨。
D4:可乐是下山的动力
原本郭导就担心下雨这条路太泥泞不好走,幸好雨下得时间不长,第二天早早放晴了。不过,一大早大哥又开始唠叨,说晚上打雷如何如何害怕,因为他把帐篷扎在了一颗小树下面,说怕打雷危险还故意掉头去睡。我和拉迪在一旁说笑,难道掉头被劈就不危险了?还是说可以剩下一个头?说完又觉得我俩有点儿残忍,也不厚道,索性就闭嘴不言了。
从上山开始,支持拉迪向前走的唯一一个信念就是下山买可乐,那种对可乐的思念之情溢于言表,真切无比。尽管如此,大家还是龟速地拔营,依然9:30的样子才出发。这半天的下山路像极了海坨的啤酒溪,虽长但却不难走,主要路线是“营地→宝河沟→魁星楼村”。由于大哥太慢,拉迪喝可乐的心情迫切,郭导在后面等大哥,我和拉迪一口气下了山,到了魁星楼村,我们俩以为是桃川镇中心汇合的位置,在小商店了喝了两瓶饮料之后才知道是走反了镇中心的方向,于是又被郭导派来的小三轮车给拉到了镇上。
大家聚集一起午餐,所有在山上想念的,这时候竟没了食欲,剩下满座的饭菜。此刻竟有点儿归心似箭了,包了小面又回到太白县城,然后又乘出租车到了宝鸡,入住酒店舒舒服服地洗漱之后躺在床上,总算吿于段落了。
宝鸡青铜器博物院
8月2日,上午依然在酒店休息,午饭之后,我和大哥跟着其中一个在国博工作的队友去逛宝鸡的青铜器博物院,据说这里好多文物是国博都没有的。看了才知道,这些文物远至夏商周,都颇有年头,队伍一一讲解来历和各种故事,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如此认真地逛博物馆。
晚上19:00坐上了T56回京的火车,由于硬座,辗转难眠,也着实难受,不过为了旅行,为了那些绝美风景,想想也的确值得。
小鳌太之行就这样结束了,带着各种复杂的心情,回到最初开始的地方,依然等待下一个美好的开始。

\


宝鸡火车站合影

太白县交警大队斜对面小店的羊肉泡馍,羊肉好吃,馍不好吃,像河南烩面。。。

登山准备的干粮,一大堆馍

\

\

相关阅读

友情链接:

大悲咒 心经结缘 大悲咒功德

|无氧运动|球类运动|有氧运动|体育趣闻|

苏ICP备18043316号    健身运动网版权所有    网站地图